?

导航

?

学术动态

您的位置: 首页» 学术动态
?
MENU

人文讲堂第十四讲:秦汉人为什么相信阴阳五行?

  2018年6月12日晚,新濠环注册人文学院主办的人文讲堂第十四讲“秦汉人为什么相信阴阳五行?”在综合楼6E会议室如期进行。本期我们邀请到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章启群主讲。讲座中,章教授通过援引古代留存下来的文史资料,讲述了秦汉时期奉行阴阳五行说的历史背景,对学界有关中国古代天文学与占星学的关系问题进行了论证与阐述。他不仅为我们解读了秦汉时期相信阴阳五行的内在原因,也提出了中国古代天文学向占星术转折的思想史意义。

 

 

  章启群教授从历史背景开始谈起,分析了秦汉的思想形态,这个时代的核心思想就是阴阳五行,这个学说经过董仲舒等人的融汇和创新,形成汉代的“大一统”理论,成为汉王朝意识形态,为汉帝国的巩固和安定奠定了坚实的思想政治基础。接下来章教授围绕与先秦的儒、墨、道、法毫无关系的阴阳五行学说怎样成为汉人思想的主体?董仲舒“天人感应”理论何以受到汉帝国从上至下一致的推崇等问题展开讲述,通过文史资料追溯到了战国时期邹衍及其学派,勃兴于战国时期的占星学在与阴阳五行学说进行嫁接、融通之后,成为了汉代帝王和知识分子的文化选择。

  针对占星学究竟起源于何时的问题,章教授通过文献证明了“上古天文学不是占星学”。传统二十四节气就是根据太阳运行变化制定的,反映了农业生产在古人心中的优先地位。通过列举相关文献,章教授证明至少在春秋以前的中国天文学,其主要目的是为农业生产服务,表达了一种农耕社会的宇宙观,基本上没有受到占星学的影响。此外,通过与农耕无关的天象记录,也就是早期天文观测文献资料的分析,章教授发现春秋战国以前基本上都是单纯的天象记录。早期的星辰名称,也都来自生活中的用具及其相关事物、动物和神话传说,与占星学毫无关系。这进一步论证了“中国上古原发形态的天文学与占星学无关”。章启群教授在仔细释读文献之后,对从天文学向占星学的转折点进行重新界说。他认为大约从春秋末战国初开始,中国天文学发生了一个根本的转折:即从“治历明时”走向“占星祈禳”,开始试图用天象来反映人间社会的等级制度,以论证人间帝王统治的合法性。

  然后,章启群教授就春秋战国之际发生转折的原因以及影响作了分析。春秋战国之际,诸侯争霸,不免有朝不保夕之感,原始崇拜和巫术活动被一些“畴人子弟”重新整理了起来,与日渐发达的天文学知识相结合,从而形成了占星学的大气候。这与当时煊赫于朝野的邹衍学派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邹衍学派不仅对上古朴素的阴阳五行思想进行改造,同时嫁接融合了占星学。占星学运用阴阳五行观念解释天象,获得哲学理论的品质;同时由于天文可观测与计算,使阴阳五行学说成为可证明的理论,即“符验若兹”。经过改造的阴阳五行说在思想和政治领域迅速产生重大影响。秦始皇的阿房宫就是按天上的星象建造的。这种与阴阳五行合为一体的占星学在汉代达到全盛。早期儒墨道法诸家基本上与阴阳五行无关,然而经过汉人整理的古代典籍有些明显留下占星学和阴阳五行学说的印记,汉代的各种学说就是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建构或重构。

章启群教授对中国古代占星学的出现、形成,及其与天文学的关系进行了重新界说。了解这个转折,我们不仅可以知道中国古代天文学与占星学的基本界限,同时还能发现上古思想发展的一个重要轨迹,更为重要的是,我们还可以由此探索这种思想史的转变对于当时中国学术的影响。

 

 

 

(人文学院 文/胡雅雯 图/韦星仰)

?TOP